人工智能与未来生活

栏目:VR资源 来源:华夏新闻网 时间:2019-05-12


视频


人工智能与未来生活


主持人1:我们应该怎么理解这个人工智能,它会跟我们的生活到底会发生哪些密切的关系乃至深远的影响?


汪镭:智能,大家小学里面肯定都学过,作为名词,就是描述的是我们的智能。它又是一个形容词,修饰一下我们所在的这个环境。还是副词,就是说我们的社会行为如果能够智能化,那么对我们的社会体系就必然有一个提升的作用。作为我们这个名词的智能,如果没有形容词的工作,如果没有副词的工作,那么本质上它就不叫智能。所以我们如果要搞人工智能,必须要借助我们的工具,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平台,整体地提升我们的智能社会,这样才有意义。而不是在我们所有的事物上面,都刷一层漆,加上智能二字。如果只是加上智能二字,这只是一个广告词。所以在这里我们国家的智能平台,我们的资助之一——我们科大讯飞是写进十八大报告里面的,他们也在现场,大家可以问一问他们是怎么支撑我们国家的智能平台。也就是说我们的智能,一定要这样去理解它。


主持人1:目前我们科大讯飞在多语音、多语种合成这些方面的尝试,目前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未来我们向哪个方向发展?


谢何:首先科大讯飞在去年有幸成为国家的人工智能四大平台之一,主要是语音和语意人工智能平台。对于人工智能,可能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运算智能,第二是感知智能,第三是认知智能。首先什么叫计算智能?计算智能就是像深蓝战胜了卡斯帕罗夫、像Alpha Go战胜了李世石。什么叫感知智能和运动智能呢?比如说像我们的语音识别、语意理解、图象识别、博实自动化提供的运动机器人,都是属于运动智能。第三个阶段就是认知智能阶段,就是说机器能够推理,理解人们的意思,和人进行无障碍的沟通。对于科大讯飞,一个以语音和语意起家的公司来说,在国际上面可以说已经达到国际的最好水平。科大讯飞在语音合成这个领域,连续十三年成为了国际大赛的第一名,另外在语音的翻译和语意的理解上面,近年来也连续夺得了国际重要比赛的第一名。

   

主持人2:墨子和量子到底怎么区分?


陈宇翱:墨子是我们古代的一个科学家,可以说是我们中国最早的科学家。我稍微拓展讲一下,墨子最早提出了光沿直线传播的原理,他在实验上用小孔成像验证了,比西方早了一百年,这是我们科学史考古的时候考证出来的。他最早提出了原子的概念,就是“端”是空间中不可再分割的最小单位。他最早提出了物质不是无限可分的,比如到原子,原子再往下其实不能再算原子了。所以中国确实古代没有好的科学流传下来,但是我们还是有很好的科学家。其实墨子是我们最早的科学家,所以当时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发射的时候,我们讨论取名字。当时大家知道暗物质探测的卫星叫悟空号,它最早发射。我们第二颗总不能叫八戒号,我们讨论一下就叫墨子。另外墨子沙龙也是,因为我们本身还是跟光打交道,量子其实跟光打交道,主要是操纵光子、原子这些东西,所以跟墨子还是有关,最后就提出了墨子。


那么你要说在我看来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我们再回到墨子、量子、人工智能。对于人工智能我的看法是,关于我们现在做的一些事情,很多人喜欢问我说量子这么深奥,到底跟大家能够看到什么,或者跟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其实我们提供的都是一些平台,或者说提供的是一些服务,也是跟墨子有关的,孙子兵法里有一句话叫“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举个例子来说,那么无人驾驶的时候需要什么东西呢?需要互联网,需要每个汽车与汽车之间都要关联起来,所有的信息都要传到中央去处理统计。这个时候,我们目前的车载雷达分辨率大概只有米的量级,意味着在它看来,一个车只有两个点,一个车宽比如两米,只有两个点。那么通过量子测量的手段,可以达到毫米的分辨率。或者说实际上应用的话,可能厘米就够了,这是分辨率。还有海量数据,比如说整个城市的话,每辆车怎么安排最好的方式,需要海量的计算能力。这个计算能力,是现在不掌握的。现在对计算能力的要求很高,可以说是贪得无厌,但实际上全世界的计算能力的总和加起来,没有办法在一年内完成对二的九十次方的收缩,什么意思?就是密码什么都不用,只有0和1,当密码长度大概达到90位的时候,全世界计算机加起来要破你的密码,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但是量子就提供了一个手段——到底什么时候能实现现在还不知道——提供了一个可行性的手段,当能掌握几百个量子的时候,这个计算能力已经超过了全宇宙已知原子数的总和了,这是计算能力。


刚刚汪教授也提到,比如说一旦被别人控制了你的控制中心,这个时候你整个程序就瘫痪了。比如说无人驾驶,大家在科幻电影里也看到过,电脑黑客黑进去之后,他直接可以控制想让你走什么路就走什么路。比如想要抢劫也好或者安排出交通事故也好,都非常容易,这个时候就需要量子加密。那这个时候我又回到刚刚说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所以我们希望对大家来说,不是问我说能看到什么,而是看不到什么。看不到什么呢?比如说那些短信诈骗什么这些东西,未来我们就会发现慢慢消失在大家的视野当中。我们目前跟讯飞他们相对来说,讯飞是现在马上就能用的。我们现在所做的加密,银行方面已经开始用了。我想过两三年,大家去银行办U盾、办业务的时候,人家就会问你选择是有量子加密的或者没有量子加密的。但是对于你们来说,不会多收你们钱或者什么,你们可能体会不到这种变化。但是你会发现,账号信息泄露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然后其他的对于计算也好、测量也好,大家会发现导航更精准了。就像我今天早上叫车,我说我在小区门口,结果车在一公里外说我到了你导航的位置没看到你,我在门口等着也没有车——这个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主持人1:怎么能够更好地计算并且存储这些数据,是不是需要用到量子计算才能够更好地实现。


陈宇翱:其实第三次科技革命,大家现在认为是信息科技革命,本身就是量子的一些宏观性质的应用。比如说硬盘,或者现在激光、核磁共振,甚至计算机,甚至像互联网,都是在研究量子的过程中催生出来的。这个是一个从上至下的过程,是对一个宏观规律的观测,被动的观测。接下来有可能五到十年内,新的一次革命是主动的调控,就是说我们可以采用操纵的手段。以基因为例的话,就像基因编辑,我们可以改变基因。我们是人为地调控量子,使得它们具有更强大的计算能力来服务大家生活,其实也是给讯飞他们提供技术保障。


主持人1:智慧城市的概念,有请吴总跟我们分享一下。


吴广:最开始我们探讨人工智能对我们生活的改变,里面有三层逻辑。第一层是物联,第二层叫数联,第三层叫智联。所谓物联就是说万物互联,刚才几位老师也都谈到了。物联到什么程度?比如说每天早上叫醒我们起床的是我们的手环,出门引导我们交通的可能是一副眼镜,看谷歌也参加了我们的活动,比如说谷歌眼镜。我们戴着这个眼镜,可能就指引我们公共交通,比如地铁有没有故障。还有网联汽车,我们预约的网联汽车,比如滴滴打车,在有了物联以后,可能会更加智能。


主持人2:数联和智联又是什么呢?


吴广:物联是个基础,我们能够把这些东西采集到。有了物联以后,我们进一步地能够整合一些数据。可能从一个手环可以探测你一天的心跳、脉搏、作息时间,一天的行为模式,甚至到你一天的轨迹。其实在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在座的每一位人都没有隐私。我们许多人都用微信,这是个即时通讯软件,包括我们的很多支付也是在微信上支付的。其实你的朋友圈、你的每一项活动、每天的轨迹,如果在微信里整个平台上面你是没有任何隐私的,我可以迅速给你划一个项,比如你是小学生还是大学教授,你的朋友圈是什么人,拿你三年朋友圈发的数据和点赞的数据,基本上可以把你的喜好描绘出来。就是说你的社交关系可以把你描绘的非常清楚,这就叫数联。从这些数据,你所需要的东西,我可以精准地推给你,就是你要的东西,包括你的需求。有了物联、数联以后,我们才产生了智慧连接。智慧连接以后,所有的有关人工智能,所有的理论、研究、算法、计算,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的生活就会改变。其实人工智能会引领我们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新的社会。从人类社会的发展来讲,我觉得经历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原始社会,刀跟火种。第二个进入了农业社会,第三个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以后,我们进入了工业社会。工业社会之后,到十九世纪末,进入二十世纪,互联网开启了一个信息社会。人工智能将引领我们进入智慧社会,这也就是人工智能会带领人类进入新的社会。但是回过头来人工智能这么厉害,很多科学家,比如我们熟知的特斯拉的老板埃隆•马斯克,他也是对人工智能有非常大的担忧。包括我们的汪镭教授,对人工智能也是非常担忧的。说这个人工智能这么厉害,会不会毁灭人类?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探讨的一个问题,我们在百度上可以检索汪镭教授的论文来寻找答案。


主持人2:汪老师为什么觉得它会毁灭我们呢?


汪镭:其实很简单,智能只是工具,工具谁来掌控?掌控的目的是什么?它的指向是什么?它的运行平台是什么,这些其实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我们的社会问题、管理问题,甚至是我们的集团之间的竞争和争斗的问题。所以智能只是工具。

主持人2:无论未来的前景如何,至少现在是真真切切的给我们带来了便利的。


主持人1:机器未来会不会主宰我们人才社会,它会不会有所谓的情绪、情感、感知的能力?


吴广:我们都知道谷歌的阿尔法狗在围棋上面已经战胜了人类,而且是碾压了人类。在围棋上面,我们认为这也是从整个社会上面来讲,它是彻底战胜人类了。所以说很多人认为人工智能没有情感,更高级的智力活动人工智能是解决不了的,但是我认为这个没有答案。比如说弹钢琴,音乐是人类最高表达情感最高的艺术,如果从旋律、节奏、精准度、力量来说,机器人弹钢琴总有一天要战胜人类。如果说它钢琴弹的比人类好,是不是它的情感表达能力也要超过人类?


谢何:这个方面的话,目前来说人工智能其实已经运用到人类的方方面面。比如我刚才看到了对面那位女同事应该是一位速记员,目前来说我们的语音技术其实已经可以把我们现在实时讲话的声音准确地转化为文字,而且对于普通话的准确率可以达到95%以上。而一个速记员可以说他的字的准确率或者字段的准确率,只能达到60%或者70%。


主持人1:人工智可能会使某些行业要消失了,是不是速记员就比较危险?


谢何:也不是,人工智能会更好地辅助人类,来进行一些降本增效的工作。对于某些科学家或者专家担心的人工智能可能会毁灭人类这个问题,目前来说大家还找不到答案,或者从目前的技术路径或者是整个的知识图谱的路径来说,目前来说还不可以看到那个地步。


主持人2:其实不光光是速记这样一个可能讲求技术多一点的,还包括我们播音行业。有一天会不会我们的职业也被取代了?


谢何:人工智能可能会重复一些人的工作、劳动,或者一些技术性、逻辑性的东西,但是对情感表达来说,人工智能目前还是达不到的。比如说配音,从创新中国李易大师的声音配音来说,声音是讲究“信雅达”三个方面的,可能你的信和达是达到了人的高度,但是对于雅这块传递情感、传递创意性的东西,目前来说机器还是达不到的。

   

主持人2:汪老师,您刚才也说对人工智能有一些担忧。虽然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捷,但持一个总体的态度来看,你是怎么看待人工智能的?


汪镭:大家再仔细想想,阿尔法狗究竟是怎么战胜人类的?阿法尔狗是一批技术人员所开发的一个具有一定智能的程序,那么它只不过是这一批人的智能通过阿尔法狗界面,去战胜了另外一批人类。也就是说阿尔法狗或者说人工智能只是人类中的一部分人,实现自己智能的一个有效的界面。但是他的进步之处是什么呢?他战胜了另外一批人,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思考了,我们究竟是应该属于其中的哪一部分人?我们是属于被别人利用开发的工具所战胜的那部分人?还是说我们是能主动开发智能型的工具,去战胜另外一批人的那一批集团,这才是最重要的。通过这样的迭代,通过这样的战胜,通过这样的前进,我们人类才能够循环上升,我们的社会只有这样才能上升。所以绝对不是说整体人类被机器战胜了,而只是部分人和另一部分人之间的在社会正常发展过程中间的一些表现。

   

观众提问



提问:目前有没有什么方向,可以实现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


陈宇翱: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而且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因为这个涉及到意识、人类的意识本质到底是什么,当然很多科幻小说里面都有这种,比如说西部世界。我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不管怎么样来说,阿尔法狗始终还是一个工具,柯洁下棋他可能就吃块面包甚至连面包都不用吃饿着肚子就可以上,要是阿尔法狗你给它只是一块面包的能量,他下一盘棋消耗掉的能量,我这个不确定,好像是一万吨煤,大概就是这个数字,所以这还是一个比较高级的工具。另外刚刚说到图灵测试那个事,比如说阿尔法狗,至少目前来说阿尔法狗这台机器,它学完了之后我用一台一模一样的机器把数据直接拷贝过来就OK了,这个机器同样可以战胜柯洁。但是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是非常独一无二的。量子力学告诉我们最简单的,一个比特的未知量子态都不能被精确复制。所以我们相信人类的意识目前来说,大家猜测意识还是有量子的,未来如果能制造出一台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可能还是要有量子叠加。但是即便做出来之后,这个是没有办法被复制的,这是由量子力学最基本的原理保证的,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未来哪一天我们复制出一个人来,但是未来的科学可能发展到比如复制出一个器官,比如心脏不好了复制一个器官,这个是可以的,但是人类的意识我还是坚信不可能被复制的。我不知道这个原理上到底有没有可能,但是在我看来至少我们这辈子,可能几辈子还是造不出来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


吴广:我的观点和陈老师有点区别。我比较关注埃隆马斯克,他一直在关注我们所说的人工智能的伦理,就是说不能用于军事。因为我们所处的社会并不是没有矛盾、没有战争的,我们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社会。可能我们在春节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感觉,3月份以后我们中美全世界两大经济体的贸易战,可能就会改变许多人的生活。所以说我们不是一个太平的,我们人类自己研发、我们自己生活的一个安享无忧的生活,这个社会还是有战争、有挑战、有矛盾的。你说老虎跟人类要差很多,但是它在某一方面,它的能力,比如它的奔跑、它的牙齿比人类厉害,如果不锁在笼子里面,它就会吃人。人工智能我们说站在一个智能计算的角度它超过了人类,如果人类反过来不能控制它的话,这将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毁灭。这也是我们看了很多比如星际争霸等科幻片里面描述的,最终如果我们要给阿尔法狗断电,万一你断不了电怎么办?


陈宇翱:这就是说还是工具,当然工具掌握在坏人手上当然会有问题,那就变成管理问题了。

   

提问:一旦这种技术成熟之后这个时候是否会对未来战争的形态产生一种根本性的改变,甚至影响整个人类社会的变化?


吴广:我觉得我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我觉得任何技术的发展,一定会有社会管理去限制它。我们不能静止地看待这个技术的发展,我相信技术的发展过程中,社会管理都是共同进步的。可能到了那一天,国家也消亡了,因为人类都差不多了,大家的穿戴设备一戴的话,可能人种、智商都比较接近,可能那个时候战争真没用了。所以你那个担忧,我觉得包括我的担忧,这个是没有答案的,这个我们只能等待时间来检验。

    

汪镭:我来举一个例子,就是说大家在网络普遍应用之前,有一些消息都当成非常刺激性的一些信息去打听。有一些坏人比如说我们干了事情之后,他通过隐蔽、屏蔽这些消息,就已经能够获取他的利益了。但是现在我们网络平台出来之后,那些干坏事的就要动点脑筋了。你干的坏事,弄不好当场就能够有网络给你传递出去了。那么通过传递之后,他就有个反馈,那么这样经过反馈的话,这个坏人周围的一些人群,都已经知道了。这样就必然对这些人,造成了一些约束,那么他就想着由于有了一个迅速的反馈,有些坏事就不敢干了,这就是我们网络平台的好处。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我们技术的发展,必然对我们每个人的掌控技术和应用技术的能力是有所提高,那么同时对人和人之间的博弈和竞争,和最终的和平,产生了一定的作用。就是说我们的社会运行平台,它的网络化、信息化、智能化,必然对社会规则的公正性有一定的好处。

   

提问:我想请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目前我们国内在智能开发,特别是计算机软件的算法方面,有哪些正在进行的一些前沿性的探索,目前我们上海是不是有专门的课题或项目。第二个问题是对生物计算的,生物计算机中蛋白质的结构都有计算的模型,目前有哪些前沿性的探索?


汪镭:我对算法很感兴趣,这个算法是什么概念呢?好像在我们当前的计算平台上,干这些算法好像性能都差不多。实际上是什么呢?我们的计算平台,它的协调机制、它的硬件本身的运算性能,才是决定算法功能的一个基础的环境。所以我干了一大堆算法之后,我最终的评价是什么呢?用学术的话是这样总结的,叫做群体智能或者说智能计算的统一性和多样性。统一性由于他们的平台类似,他们的目标类似,他们最终只是一个实现方法的不同,所以他们的性能本质上是类似的。只不过实现的方法不同,体现为这样不同的算法。用俗话来说是什么呢?叫做天下的算法都是骗人的,只是骗人的手法各有不同,这就是我的总结。但是您刚才说的生物计算,因为你的计算模式不同了,这是完全有可能超过当前的计算模式的,这是我的理解。


主持人1:来听听讯飞关于算法方面的分享。


谢何:讯飞更多的算法是基于深度神经网络的算法,但是这个算法更多的底层算法的时间其实2006年开始,为什么有人工智能这批浪潮?2006年人类发明了深度神经网络算法过后,才有了人工智能这批浪潮起步的基础。讯飞在这个人工智能深度神经网络算法中间进行一些改良改进,所以才有讯飞目前现在的一些核心技术的开发,以及核心技术开发后面应用到我们人生活的各个方面。


——The end——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